灵异事件_民间鬼故事_真实灵异鬼故事大全 - 鬼道长灵异故事录
所在位置:主页 > 备孕 >

凯里一位老兵的“芳华”:勇救战友被炸断双腿 命运坎坷但“英雄

发布日期:2021-11-23 09:1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市区的某一家单位门口,一名三轮摩的司机刚刚将车子停了下来,想借此处的荫凉歇歇脚。可是,让摩的司机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突然,一名保安蹿了出来,扬言要扣留摩的司机的车子,并动手要抢走车钥匙。就在双方争执的过程中,让人胆战心惊的一幕发生了。

  冲动是魔鬼,只见这名保安从腰里掏出一把黑色的东西对准了摩的司机的脑门,恶狠狠地威胁到:“把车子给我留下,否则我就打死你!”

  可谁知,如此般的恐吓并没有吓住摩的司机,他面不改色,依然从容地端坐在车座上,手里紧紧握着车钥匙,声音低沉地说:“来吧,你要是有胆量就打死我,我在前线和敌人打仗都没有怕过!”

  耀武扬威的保安岂敢动真格的,只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难以下台,恼羞成怒的他趁摩的司机没有防备,“噌”的一声蹿了过去,用手中黑色的家伙事儿重重地砸向了摩的司机的头部。

  被无辜遭到保安殴打的摩的司机名叫吴华,虽然对突如其来的暴力行为愤怒不已,但他却始终没有下车,更没有予以还击。

  殊不知,这名被打的司机是一名残疾人,是靠开摩的拉活儿以养家糊口且失去双腿的特级伤残英雄,他跨在摩托两侧的“双腿”则是一副假肢支架。

  直到警察赶到,打人的保安和围观的群众才惊讶地得知摩的司机正是中越战争中的特级伤残英雄。

  此时的吴华,正值中年,是一名,他的人生因那场中越战争发生了巨大转变,而他的双腿和芳华岁月也永远地留在了中国西南边境那场中越战争的战场之上。

  31年前的1990年,吴华退伍,从此他和家人就住在贵州凯里一条破旧、狭小街道的民房里。尽管房子不大,但对于吴华一家人来说,已是相当满足。

  光阴飞逝,转眼间,街道里的邻居是换了一茬又一茬,来来往往,年复一年。无论是新住户,还是老邻居,几乎每个人都和吴华熟识。

  在周围人的眼中,吴华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残疾人,但当他们看到吴华珍藏的军功章和在部队里拍摄的照片时,他们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失去双腿的中年男人竟然是保家卫国的战斗英雄。

  吴华的家在民房的二楼,尽管到一楼只有20个台阶,但这对吴华来说,困难重重。

  办法总比困难多,吴华想出了一个特有的方法独自上下楼,就是他手扶栏杆将身体在上下交替的两个板凳之间挪动。

  上下20个台阶,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最多用上半分钟的时间,而对于失去双腿的吴华而言,要想爬完这20个台阶,最少也得需要10分钟,而他每天往返于楼上楼下至少4个来回。

  身残志不残,可想而知,要想独自完成上下楼,除了要有强健的臂力之外,还需要坚韧的耐力。

  在没有失去双腿前,吴华的身高有1米75,气宇轩昂,英姿勃发,在当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帅气小伙子。18岁那年,他被部队的一名军官选中,从此当兵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上世纪80年代,当兵对于一个家境贫困的农村男孩来说,无疑是一个可以改变未来命运的机会,但战争的残酷是吴华难以预料和想象的,刚入伍不久的他岂能料到,自己美好的青春将会因中越战争而发生巨大的扭转。

  1984年7月的一天,一架军用直升飞机急速地飞临昆明上空。几分钟后,飞机缓缓地降落在昆明某部队医院的停机坪上。

  早已守候在停机坪上的医护人员迅速从机舱里接过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的是一名在中越边境老山前线中被地雷炸成重伤的年轻士兵。

  受伤的士兵被扣上了氧气面罩,他模糊的视线中依稀感觉到手术台灯光下晃动的人影。在剪刀、夹子和钳子的噼里啪啦的碰撞声中,虚弱的他渐渐失去了意识。

  幸亏手术及时,否则性命堪忧。几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开了,这名危重伤员被推进了监护病房。直到眼睛睁开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由于伤势太重,吴华的双腿没能保住,这一残酷的现实就犹如一颗定时炸弹一样,随时会在吴华的内心引爆。

  病房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几位战友来看望吴华,他们一边安慰着吴华,一边询问着他的伤势,而刚苏醒没多久的吴华哪里知晓在手术室里所发生的一切。

  看到战友们的不安和焦急,吴华微微笑着说道:“不用为我担心,没有什么大碍,就是伤到了一条腿而已。”可是,当战友们掀开被子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被子底下空空的,吴华的双腿已经被高位截肢,白色的绷带表面还微微渗透出鲜红的血迹。

  战场上的枪林弹雨都没能让吴华皱一下眉头,但战友们的突然沉默和凝重的表情,让他瞬间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吴华用双手拉住床栏勉强起身的那一刻,他彻底崩溃了,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更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猛然被推到残酷事实的悬崖边,内心的痛苦掩盖了伤口的疼痛,“为什么自己还活着?”“如果死了,就可以解脱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此时此刻是那么地伤心与无助……

  20岁,是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开始。如果没有这次意外,吴华就不会身负重伤;如果没有这场战争,吴华就会像大多数人一样顺利退伍,娶妻生子。

  可是,幸运之神却丝毫没有眷恋这个从贫苦农村出来的孩子,而吴华负伤且失去双腿的这一年,他刚刚20岁。

  吴华是昆明军区14军40师118团的一名战士,在著名的“4·28”收复老山的战斗中因为表现英勇,获得三等功勋章。

  从当兵的那一天起,吴华就对美好的未来充满着希望,但他也曾设想过自己或许会战死沙场,他对未来做出了太多的假设,但唯独没有想到自己会以无法接受的方式存活下来。

  躺在病床上的吴华,时而感到伤心和痛苦,时而陷入迷茫与无助,时而想念在家里盼儿平安归来的妈妈……

  在医生和护士的精心照料下,吴华的伤势逐渐稳定下来,部队派专车将他从昆明送到贵州老家的44野战医院继续疗养,在那里同样住着很多在老山前线负伤的战友,而吴华的伤势是所有伤员中最重的。

  得知负伤的儿子归来,吴华的妈妈焦急万分,她连忙赶到医院看望儿子。为了隐瞒伤势,吴华一直坐在床上,他用被子严严实实地将自己裹了起来。

  伤在儿子身上,痛在母亲心里,当母亲掀开被子的那一刻,母亲哭了,她俯下身体,用满是皱纹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儿子残缺的双腿,眼泪滴落在白色的床单上。

  负伤后,吴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在病房里他总是一个人静静地望着窗外,很少说话,而当别人问及他战场上发生的一切时,他总是避而不谈。

  是该逃避,还是勇敢地面对,吴华陷入深深地痛苦之中,他不想回忆过去,更不知该怎样面对未来,今后的路,他该何去何从?

  渐渐地,医院里的伤员陆续出院,冷清的楼道映衬着吴华孤单的背影,更加低落的心情涌上他的心头。孤单的日子太过漫长,而吴华的性格也越发内向。

  直到6个月后的一天,一个拥军慰问团出现在医院里,而团里的一个姑娘让吴华又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

  当这个姑娘见到吴华的那一刻,她的眼睛湿润了,她深深地被眼前的这位战斗英雄所感动,而当得知医院急需一名清洁工的时候,她果断报名了,因为她想更好地照顾吴华。

  “虽然你的身体残疾了,但你的灵魂没有残疾!”姑娘的话让吴华深受感动,从这一刻起,吴华那颗被孤苦冰封许久的心慢慢开始消融。

  这名姑娘名叫杨晓红,当时刚满17岁,贵州小河镇人。自从和吴华结识的那一天起,杨晓红就经常照顾吴华的生活起居,而吴华也因这个开朗乐观、风趣可爱的姑娘渐渐地从阴郁的痛苦中走了出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吴华和杨晓红的感情也渐渐升温,只要有杨晓红在身旁,总是能看到吴华灿烂的笑容。他们彼此信任,无话不谈,两颗年轻的心终于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1982年10月,家住贵州凯里旁海区第五公社的吴华应征入伍,进入昆明军区。这一年,他刚满18岁。

  经过刻苦的训练加之优良的军事素质,使吴华在部队里迅速脱颖而出,并被提为副班长。

  第二年,收复老山的战斗打响,吴华和他所在的14军40师118团被定为“老山主攻团”。

  1984年4月28日清晨5点55分,中越边境上的雾气刚刚散去,清脆的鸟叫声在山涧中回荡,瀑布流水的声音隐隐约约从山谷中传来。

  突然,炮声响起,解放军发动了进攻,上百枚炮弹瞬间向越军阵地袭去,烟雾弥漫,火光四起,越军阵地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炮弹的爆炸也使整个山体随之晃动。

  这不是演习,这是生死存亡的战斗,匍匐在阵地上的吴华随时听候着冲锋的号令,他的身体随着爆炸声抖动着,心情无法平静,因为他知道,这场战斗将会是一场殊死之战,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428”战斗打响,解放军发起冲锋,数千名战士犹如潮水般涌向老山阵地,越军的火炮声连绵不断,炮弹像雨滴一般覆盖前线阵地。瞬间,阵地上千疮万孔,血肉横飞。

  枪林弹雨,阻挡不了解放军前进的脚步,只见阵地上一名排长带领4名战士(吴华就在其中)率先冲向接近主峰的56号高地,但越军暗堡的机枪扫射压制了我军后续部队。

  如果不端掉越军的暗堡,将会有更多的战友为此牺牲。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突然,吴华取下绑在腰里的5枚手榴弹,将它们捆绑在一起。

  没错,吴华就是要炸掉越军这该死的暗堡,只见他迅速起身,不顾敌人的机枪扫射,快步向暗堡冲去。

  就在吴华抱着手榴弹跨越敌方战壕的一瞬间,一只手突然从战壕中伸出将他拉了下来,他本能地转身一看,原来拉他的人正是自己的排长。

  “我知道你想炸掉暗堡,但是你不能去,这太冒险了!”排长紧紧地按住吴华,生怕他再次冲动。

  “如果不炸掉它,后面的部队上不来,会有更多的弟兄牺牲啊!”吴华试图摆脱排长的双手,想再次冲向暗堡。

  “你有没有想过,暗堡两边可能就埋有地雷,你这么直接冲上去,就会白白丧命!”炮火声震耳欲聋,排长声嘶力竭地喊道。

  一座暗堡,几架机枪,岂能挡得住英勇的解放军。十分钟后,冲锋号再次响起,解放军发起强攻,向敌方阵地冲来,暗堡里的越军弃堡而逃。

  一鼓作气,解放军成功收复了老山主峰。就在战士们欢呼胜利的时候,细心的排长突然发现吴华面无血色,身上有斑斑血迹,解开他的衣服后,排长惊讶地发现,吴华负伤了。

  原来,在总攻的时候,吴华的腰部被敌人的炮弹碎片击中,腰间的三个小洞流血不止。排长立刻下令,让吴华先行撤退。

  几个小时之后,老山终于被我军收复,而吴华所在的8连以17人牺牲、数十人重伤的代价获得了“老山英雄连”的荣誉称号,也产生了在当时全国闻名的战斗英雄史光柱、尹光忠等。

  其实,在抗日战争时期,吴华所在的8连就已经是闻名遐迩的英雄连队。当时,日军偷袭八路军总部,8连将士英勇抗敌,将最后一发子弹打完后和敌人展开殊死的刺刀战,将敌人打得落荒而逃,成功完成了保护八路军总部的任务,后被授予“白刃格斗英雄连”的荣誉称号。

  英雄的连队自然有英雄的兵。战后,吴华也被授予三等功。为了给牺牲却没有记功的战友父母一份安慰,吴华和其他战友也主动提出让功。

  “4·28”战斗之后,死心不改的越军采取了极端的报复行动,他们多次反扑老山前线,但最终被解放军击溃,其中就以“7·12”松毛岭一战最为惨烈,上千名越军士兵被我军击毙,尸横遍野,惨不忍睹。由于热带地区的高温与潮湿气候,导致敌人的尸体很快腐烂,一阵阵恶臭弥漫在老山阵地。

  越军哪里肯善罢甘休,他们伺机寻找报复的机会。为了防患于未然,有效阻止越军的偷袭,解放军需要尽快在662高地挖出一条战壕用以警戒。

  可是,662高地的地理环境十分复杂,最要命的是这里遍地埋有越军的地雷,只要稍有不慎便会触雷,轻则被炸得失去双腿,重则粉身碎骨。

  当务之急,救人要紧,只见吴华和排长箭步冲进雷区,一把搂住了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的工兵。此时,这名工兵脸色苍白,频繁地喘息着,被炸断的双腿流淌出火红的鲜血。

  为了抢救这名素不相识的工兵战友,班长杨廷忠手持担架冲进雷区,砰的一声,担架被炸飞,杨廷忠一头栽倒在地。

  见班长受伤,吴华惊呆了,他发疯似地冲了过去抢救,和其他战友抬起杨廷忠向安全区域转移。

  刚走上十几米远,吴华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他心里默念:“坏了,我踩到地雷!”

  瞬间,又一声巨响,一枚地雷被引爆,吴华被炸起两米多高。倒在血泊中的他,双腿不断地喷出鲜血。

  忍受着剧烈的疼痛,吴华的脑海中浮现出妈妈的身影,他心里默念着:“妈妈,儿子不能回家了……”

  短短几分钟之内,3颗地雷接连爆炸,3名解放军战士被炸成重伤,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其他战友纷纷上前救人。

  工兵当场牺牲,但庆幸的是,吴华和班长杨廷忠还一息尚存,他们被抢救回了军部,但由于伤势太重,军部的卫生院没有进一步救治的条件,需要尽快送到后方医院。

  性命攸关,一分一秒都关系着两个人的生命,抢救吴华和杨廷忠的军车冒着越军的炮弹封锁颠簸地冲出了前线。

  由于抢救及时,吴华的伤势暂时稳定下来,但也不排除进一步恶化的可能。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后方医院的病房里,旁边是还在昏迷的杨廷忠。

  第二天上午,一架军用直升飞机落在了后方医院的停机坪上,吴华和几名伤员需要立刻被送往昆明的医院继续医治,但是吴华并没有看到自己的班长杨廷忠。

  医生的回答让吴华感到深深地不安,心急如焚的他反复询问着杨廷忠的状况,无奈的医生只好说出了实情:“你的班长,他牺牲了!”

  听到这个消息,吴华犹如晴天霹雳,五雷轰顶,他根本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没想到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救下的班长最终还是牺牲了,而此后的吴华也不幸地失去了双腿,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痛苦之中。

  18岁当兵,20岁因抢救战友触雷失去双腿,这对吴华来说,无疑是人生中一次致命的打击。

  在医院养伤的日子里,吴华无时不刻地想念着班长,他回忆着和班长在一起摸爬滚打的日子,回忆着和班长一起在战壕里与敌人殊死战斗的情景……可是,班长再也回不来了!

  时间一晃就是3年,1987年,吴华终于彻底康复了。这3年里,让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杨廷忠的妈妈。

  1990年,吴华光荣退伍,一走出部队,他就坐上了去往杨家的汽车,此时距杨廷忠牺牲已经过去整整6年。

  吴华的到来,勾起了一个母亲最伤感的往事,杨廷忠的妈妈抱着儿子的照片不停地哭泣着,久久不能平静。

  吴华紧紧地握住老人满是皱纹的双手,眼睛湿润地说:“妈妈,尽管廷忠没能回来,但我回来了,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的儿子!”

  对于国家,杨廷忠完成了一个军人的使命,但对于母亲,他却留有了太多的遗憾,如果他在天有灵能看到此时的情景,他一定会感到无限的欣慰。

  告别了杨廷忠的母亲,吴华带着只剩下8公分的双腿回到了贵州凯里。从两人情投意合的那时起,杨晓红足足等了吴华5年之久。

  5年的时间里,杨晓红日夜思念着吴华,而吴华也无时不刻地惦念着这位不顾家人反对、毅然选择和他在一起的善良姑娘。

  有情人终成眷属,吴华和杨晓红结婚了,婚后因为要照顾吴华,杨晓红一直没有工作,并且家里的所有大小事务都由她一人承担。

  120元的补助,是他们每个月唯一的收入,虽然省吃俭用,但仅能维持基本的生活。

  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但夫妻二人的心是紧紧地贴在一起,每当吴华问妻子会不会后悔的时候,杨晓红总是温情地说:“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一辈子都无怨无悔!”

  一年后,杨晓红顺利产下一个男婴,新生命的到来给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但随之而来的经济压力也让吴华不堪重负。

  由于经济拮据,吴华连买奶粉的钱都掏不起,再加上妻子没有奶水,孩子是饿得哇哇直哭。无奈之下,孩子只能靠米糊充饥,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挨饿,吴华心里感到深深地自责!

  他恨自己无能,恨自己坐在轮椅上什么也做不了,孩子每天的哭声,深深刺痛着吴华的心。

  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敢于承担,这样的思想深深地影响着吴华。此时,坐在轮椅上的他感到莫名的焦急与无助,因为他太想尽到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天无绝人之路,一天,吴华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上海安装假肢的时候看见一个残疾人开着摩的拉活的情景。于是,他便效仿着,凑钱买了一辆摩的,打算在凯里尝试一下。

  吴华的摩的一上路,就吸引了很多路人的注意。可以说,在贵州小城凯里,吴华是第一个骑着摩的拉活的人,更是第一个靠摩的拉活养家糊口的残疾人。

  5毛钱起步,忙碌了一整天,吴华就挣到了5块5,他高兴坏了。如果每天这么拉活儿,孩子的奶粉钱就不用愁了。

  一想到这里,吴华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自从走下战场后,他再一次在生活中找到了那种久违的成就感。就这样,吴华起早贪黑,拼命地挣钱养家。

  幸福再次降临到这个不幸的男人身上,吴华的二儿子出生了。为了养活一家4口,吴华更是卖命地开着摩的拉活。

  1996年,为了美化环境,凯里开始整顿市容市貌,包括由吴华带起的全市千辆摩的也被依法取缔。从此,吴华“失业”了。

  没有了收入来源,吴华一家的生活再次陷入困境,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儿子,吴华焦急万分,因为他有时连儿子每学期200元的学杂费都交不起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由于常年劳累和精神紧张,再加之经济的负担越来越重,使妻子杨晓红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病情严重的时候,杨晓红会不辞而别,离家出走,而吴华则坐在轮椅上满大街寻找,呼唤着妻子。幸亏邻居们帮忙,才把杨晓红找到并送回了家。

  幸福总是那么短暂,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生活又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吴华抱着病中的妻子,轻轻地说道:“晓红,以后不要再乱跑了,我和孩子都在为你担心!”

  患难才能见真情,哪怕妻子的病越来越重,吴华都不曾有过放弃的念头,因为在他负伤进入人生低谷且一蹶不振的时候,正是妻子杨晓红的出现,才给了他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

  多年来,妻子为自己生儿育女,操持家务,从来都没有半句怨言,她默默地为这个家付出了所有。

  妻子不仅对自己有情,而且还有恩,现在她病了,怎能忍心将她抛下,吴华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治好妻子的病。

  妻子的病需要靠药物控制,高额的医药费让本来就清贫的家庭几乎陷入绝境,但吴华还是硬咬着牙坚持着,因为这个家,就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为了不给家里添负担,杨晓红拒绝吃药,为此吴华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让妻子服药,并时常鼓励她:“你会好起来的,相信我,有我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2004年,一首名为《我是一个兵》的诗歌引爆全网,感动了无数网友,他们纷纷留言发表感慨,诗中所描述的主人公就是吴华,而诗歌的创作者正是吴华20年未见的女战友谢楠。

  2004年,在昆明,谢楠和几名老兵偶然见到了一位从凯里过来的老战友,他们通过这位老战友了解到了吴华的近况,并为此感到难过与不安。

  就这样,吴华的故事被谢楠等战友写进了互联网,他们向好心人呼吁,帮帮这位曾经为保家卫国造成终生残疾的老兵。最终,靠着全国退伍老兵们一百两百凑起来的6万块钱,吴华暂时渡过了难关。

  转眼间到了2008年,4年的时间里,吴华担起了家庭的重担,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妻子,妻子的病情也渐渐地稳定下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厄运再次降临。

  妻子杨晓红突发急性胰腺炎并引起并发症,同时,高额的医药费再次让吴华陷入绝境。

  无奈、焦急和痛苦,深深地折磨着轮椅上的这个老兵,吴华已经无路可走,他手里拿着妻子的“病危通知书”哭了……

  在战场上,哪怕失去双腿,吴华也没有掉一滴眼泪;在生活中,哪怕生活再窘迫,吴华都没有一声抱怨。可是这一次,面对病危的妻子,他流下了一个男人无助的眼泪。

  外表看上去很坚强,但内心有时却很脆弱,一边是高额的医药费没有着落,一边是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妻子,吴华绝望了……

  吴华只好将妻子接回了家,眼睁睁看着她进入弥留期,杨晓红含着眼泪看着丈夫和孩子,她紧紧地握着丈夫的手,用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勉强支撑着孱弱的病体,她喃喃地说道:“阿华,我走了以后,你不要难过,把我们的孩子养大,你还要答应我,一定要再娶,让她好好替我照顾你!”

  妻子的最后心愿,就是希望有人将来能够照顾自己残疾的丈夫,当她听到吴华应允的回答时,她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杨晓红的离开,让吴华陷入了无限的悲痛之中,而让他始终想不通的是,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命运总是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捉弄自己。

  即使妻子不在身边,但她也希望丈夫能够坚强地活下去,老兵吴华做到了,他没有让妻子失望,他默默地承受着痛苦,担起了一个丈夫和爸爸的责任,即使生活再苦,他依然没有给国家添加任何负担。

  2008年的一天,几个身着素装的老兵推着吴华来到了麻栗坡烈士陵园,包括班长杨廷忠在内的959名中越战争烈士在此长眠。

  看到战友们的墓碑,吴华感慨万千,他为战友们点燃香烟,倒一杯家乡酒,曾经一幕幕的患难与共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

  2017年,电影《芳华》上映。在电影院里,吴华激动不已地喃喃自语:“这不就是演的我吗?”他静静地坐在观众席中,仿佛从电影中看到了自己。

  即使《芳华》感人,却无法在两个小时内道尽一生,尽管一生很长,但也讲不完硝烟战场上的感人故事和战场之外那平凡且饱经沧桑的岁月。

  20多年过去了,一代人的青春即将绽放,而那一代人的青春却已经悄然逝去,有的面目一新,有的依然如故,有的物是人非,虽然偶尔还在一起谈笑风生,但却难以掩盖每个人内心的失落……

  为了救战友,吴华失去了双腿;为了养活孩子,吴华开着残疾车四处奔波;为了救妻子,吴华倾尽所有,花光所有积蓄,年近半百的他在提及往事的时候总是显得很平和,而这份平和的背后依然是那颗经历伤痛和苦难且永远感恩和善良的初心。

  吴华,一名国家特级伤残英雄,几十年来都始终抱有乐观、坚强的心态面对生活,他始终理解着国家和社会,从来没有因自己给国家增添任何一点负担,更没有因自己的残疾而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吴华的事迹经过媒体报道后,全国人民为之感动,而面对记者们的种种提问,吴华总是微笑着说:“尽管我残废了,但我不后悔,为了国家,我感到骄傲和自豪,感谢国家和人民没有忘记我!”

  当记者们纷纷离去,坐在轮椅中的吴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他低着头,看着握在手里的照片,温情地说道:“晓红,我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

  吴华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平静,他感到十分幸福和满足,每个月至少能领到几千元的抚恤金。

  通过当地民政局的牵线,吴华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夫妻二人恩爱有加,家庭和睦美满,两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事业有成。

  吴华的事迹感动千家万户,当地政府十分重视吴华的生活状况,其中一位姓李的局长经常看望吴华一家,帮他们解决生活中的各种困难。

  同时,国家对伤残军人加大了抚恤力度,抚恤金也明显上调,吴华的生活明显改善。